您好:欢迎进入思多艺培优

思多艺培优
(7X24小时免费咨询) 报名电话:
编导专业 播音专业 表演专业 美术专业 保过协议班 带考服务 韩国留学
您的位置:走进思多艺>关于我们

【杨老师点评】褚同学作品《穿城而过》

时间:2013-04-03 14:58:37

分享到:

   刚进初中那会,班上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,而她,却俨然成了“焦点人物”。

  所谓“焦点”,一是万众羡慕,夺人眼球,另一是如同放大镜下昆虫身上耀眼的光点一样,是灼人的。而她身材矮小,男生一样的短发,最闪亮的莫过于她的牙套,在阳光下还会反光,理所当然的,她成了那可悲的第二种“焦点”。

  当我开始融入班级并觅得一群朋友时,他们捉弄,讽刺她依然乐此不疲。她每次总是沉默的坐在座位上,紧咬着下唇,然而这个表情使她的牙套又露在外面,招来一阵又一阵不怀好意的笑声。

  对于这样无聊的低级趣味,我只当是视而不见,只是觉得她愈发可怜,有天一堆女生把她羞辱了一番之后心满意足的离去,只有我还在收拾书包,我看她坐在那里肩膀微颤着,犹豫了一下,还是迈开步子走了过去,我掏出纸巾递给她,低低说句:“别哭了。”她的泪水还在往外涌,迟疑地接了过去,我也没多说什么,背起书包走了。

  只是接下来的生活似乎发生了变化,她开始来找我说话,和我一起回家。她向我诉说那些被侮辱的事,我心里也心知肚明:她并未做错什么,只是因为她的长相,众人从无聊的生活中找到宣泄的出口,我便安慰性地拍拍她的背,对她说无须在意,她仰起头冲我笑,牙套一亮一亮。

  她从她的生活中找到了唯一的朋友——我,我却不好判定她已经进入了我的朋友圈,和她在一起相处,我依然有些忐忑,我害怕其他同学察觉到我们的交情,当她再对我笑得时候,我却习惯性地环顾四周是否有熟悉的身影。

  一天课间休息,我和其他朋友们坐在一起谈天,不知是谁提起了她,另外几个人先是现出嫌恶的神情,有个人还做了个呕吐的动作,她们抱起一团哈哈大笑。我也只好挤出了一个笑容,那笑容卡在我的嘴角硬邦邦的,像隔夜毛衣上的饭粒,我小声的说了句:“其实也挺可怜的。”朋友停下来看着我:“她可怜?你该不会同情她吧!”又是一阵大笑,我只好给自己打了个圆场:“开玩笑的开玩笑的。”却只觉得心像是要坠下去似的。

  每天从她那里得到的信息都如出一辙,我最开始还能耐着性子听完,后来便索性打断并提起别的话题。她似乎也未察觉出什么,只是继续的跟着我傻乐。在车站等车时,我也不动声色的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,这段类似友谊的东西像是我幼年买回来的小鹦鹉,买回来之后玩了两天便失去兴趣,反而厌恶起它们频繁的排遗和难听的叫声。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装出了一副圣人普度难民的姿态,尽管那破信仰的圣人也只是血肉或是黄土之躯,我开始减少与她的接触。

  那天是个炎热的下午,班里人又开始找新鲜的段子讽刺她,她变得淡定许多,捏着笔继续写她的作业,众人见她没什么反应,话也开始有些不堪入耳,周围的声音此起彼伏:“哈哈,牙套妹!”“长成这样也对得起父母吗?”“看她那表情奥,是快哭了吧?丑八怪!”我皱了皱眉,抬头看向她,她的眼睛周遭有泛起了红意,她觉察到什么,对上我的视线,她的目光里有一种溺水般的无助,而我仿佛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,我移开了我的视线,紧紧盯着书本上的字。她期待着我能站出来说点什么,这又何尝不是我所期待的,可我只是个懦弱者,拿不出勇气与全世界为敌,我不是什么救人的圣者,我只是一个有了风雨就缩回壳里的自私的人,我没有胆量再去看她,讨论的声音早已将我淹没。

  她未曾再对我提起过什么,也不再和我一同等车,她恢复了她一个人的生活,我活的仿佛也快乐许多,明明甩掉了这个担子,却觉得有更沉重的东西压得我喘不过气,幸好中考解脱了我,我逃离了那个班级,也逃离了她,她去了哪里,我无从知晓。

  进高中之后的某一天,我走在放学的路上,看到两个女生在离我不远处买东西,我还是一眼认出了她,尽管她留了长发,牙套也不知什么时候早已取下,她穿着一件果绿色的外套,校服的一角从衣服里露出来,我认得那是某职高的。我扯着自己的校服的袖子低着头往前走,头发垂下来挡了半边脸,我快走到她身旁时,她忽然转过头来看向我这边,我心里一惊,但想到自己是剪了短发的,又加快脚步往前走,心里在默念着:“快!快!”我从她身旁走了过去,背后响起了她们的谈论声,但我并未留意其中的内容。也许她还怀恨在心,也许她早已抛在脑后,这一切都不再有意义。因为我们都回不到从前了。

  她是我慢慢人生路上的一座城,我曾洞开那扇城门,穿过一段青春,待我悔恨的离开,那门也终缓慢阖上。那座城的秘密我曾洞悉,她令我却捉摸不定。她成了我再回首也望不到的一座城。因为我被时光的洪流裹挟着早已走出很远。那城是无法再重来的曾经。而我已成过客。

  我只能佯装微笑,整顿行李,在一座又一座城中继续穿行。

  评语:作者饱含着对自己的恨写就的,这是对自己内心世界的残忍的解剖过程,绝对的情感的裸奔。

  而最后阶段的抽离简直是猛,抛弃一座城,一个人,而去会晤前方的城,这种人生的残酷的反思,同时也是基于作者对未来生活的极度热情,这是一种极为残酷的辩证法,世人无法摆脱。


  • 姓名:
  • 电话:
  • 省份:
  • 年级:
  • 专业:
  •  






联系我们 | 诚聘英才 | 师资团队 | 全国状元榜 | 分校地址 | 校长风采 | 新闻列表
思多艺培优 中国艺术高考培训机构的领导品牌 | 企业邮箱
咨询电话:400-808-1357(24小时值班电话) 咨询QQ:229216758
合作加盟QQ:229216758 合作加盟邮箱:zhengyi@yixianfeng.com
备案/许可证编号为:蜀ICP备14010579号-2
Copyright 2007-2019版权所有:思多艺培优